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项目定义 >他的名字叫父亲(四)‧陈添发:设福利社‧用一生关怀逾千孤儿 >

他的名字叫父亲(四)‧陈添发:设福利社‧用一生关怀逾千孤儿

时间:2020-06-17  阅读:500  点赞次数:287  
他的名字叫父亲(四)‧陈添发:设福利社‧用一生关怀逾千孤儿Uncle Tan陈添发是人人口中的“便宜老窦,他创办的慈爱福利中心现今收养了200余名孤儿,每个小朋友都争着叫他“爸爸”,为了全面照顾这些无依无靠的孩子,陈添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这里,这也曾导致他自己的孩子有所埋怨,但就他本身认为,他对每一个孩子都是公平的。陈添发热心慈善事业,把生命的能量都用在照顾孤小,一直未被挫折打败过的他,只有一次灰了心,那就是无法及时把一名智障小孩救出火场,导致小孩葬身火海,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从年轻时就热心做慈善的Uncle Tan陈添发,在1994年与一班热心人士发起创办慈爱福利协会,并于1997年获得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的福利局认可,正式注册为福利团体。当年成立的孤儿院只收容了3名孤儿,这些孩子都是从福利部转接过来的;16年后的今日,孤儿院成员越收越多,现今总共收容了200多名孤儿,小至初生婴儿,大至大学生都有,至于此院所收容过的孩子,少说也有千人。孩子们都习惯称陈添发为Uncle Tan,而年龄更幼小的孩子,由于还小不懂事,更喜欢直呼陈添发为“爸爸”,每当陈添发走近他们,孩子们都会欢天喜地的大声呼叫:“爸爸来啦!”把陈添发逗得心花怒放。对小朋友心理了如指掌“小朋友其实是最可爱最善良的,他们可以毫不顾忌的叫你爸爸,至于年龄较大的孩子就会比较顾忌,不敢乱乱叫。但对我而言,一句‘爸爸’代表了他们对我的信任和尊敬,每当听到他们叫我‘爸爸’,我都会欣然接受。”每天都和小朋友接触的陈添发,对小朋友的心理了如指掌,他知道小朋友最渴望大人的拥抱与关爱,无论你购买多美味的食物给他们,都不如一个爱的拥抱让他们感到更满足及舒适。因此,如果陈添发去到院内,张开双手拥抱其中一个小朋友时,很快的,其左右前后都会围满其余小朋友,大家争先恐后吵着要陈爸爸来逐个抱。陈添发对院内孩子的付出,可以说是比亲生孩子还要来得多,就这一点,相信许多爱心爆棚的人,都无法办到。“我的确花了很多时间在这里。有时候早上有个案要处理,可能七八点就到这里了,白天一直忙一直忙,傍晚回家沖个凉文高宝丽图辛炳耀吃个饭,晚上八点多又回到院内看孩子,直到午夜才离开。”忙慈善忽略家中孩子陈添发直言,有时候连家中的小孩也会埋怨和投诉,到底这个爸爸是不是自己的爸爸?“哈哈,我听了孩子们的投诉觉得好气又好笑,但却也有点无奈,对他们感到愧疚,我想我可能在自己的家庭方面做得不够吧。”由于和院内的孩子都培养出深厚的感情,陈添发有感院内的孩子对他这个“爸爸”都特别关爱,有时候当他工作得太累躺在沙发上休息时,小朋友会走上来关切慰问,或者给“爸爸”按摩消除疲劳,这些小动作,让陈添发感动不已。曾经有些勇于表达自己的小朋友,会向陈添发表示“希望你是我的爸爸……”听在耳里,陈添发又有另一番感受。“我虽然不是他们的生父,但至少我给了他们自小就缺乏的父爱。唯一让我伤感的是,我有太多太多的孩子要照顾,因此可能在某些方面做得不够完美,担心会辜负他们对我的爱。”陈添发,就是这幺一个顾虑孩子的感受而经常忽略了自己的大众爸爸。他就像每个人家中的好爸爸一样,都希望把自己最好的带给孩子,让他们生活无忧,快乐成长,在自己的天地里飞翔遨游。充当临时爸爸入产房“便宜老窦”不好当,三更半夜还得陪伴未婚妈妈进产房,亲眼看着“孩子”出世!陈添发是福利中心内的大众爸爸,这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但更“绝”的是,陈添发有时候还必须“扮演”亲生父亲的角色,不但载送“太太”到医院,更要陪“太太”进产房生产,还要在报生纸上填写生父资料。“记得有一个晚上,有一名未婚妈妈快要临盆了,我接到消息后马上赶到中心,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她送入产房。”但这个只有17岁,完全没有人生经历也没有当过妈妈的準妈妈,却因为害怕而一直不肯放开陈添发的手,不让他离去。在她最焦虑时给予援手“国大医院是可以让一名亲人陪伴产妇生产的,在未婚妈妈不肯放手让我离开的情况之下,我唯有假扮成是孩子的‘爸爸’,留在产房内陪她生产。”结果,陈添发就在产房内一直陪到孩子出世。“其实我在产房内甚幺也不懂,也不能够为她做些甚幺。我只不过是在她最焦虑的时候把手给她,让她减轻紧张而已。但是,当听到‘哇’的一声婴儿洪亮的啼哭声,我可比任何人都高兴,好像自己真的当爸爸一样,哈哈!”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陪着产妇进产房生产,让陈添发的人生增添了一桩乐事,现今回想起来,只觉得好笑又欣慰。陈添发补充说,好笑,是因为他甚至连自己的太太生产也不曾陪伴进产房;安慰,是因为平日的付出获得未婚妈妈的肯定和信赖,让他有机会在产房亲眼见证孩子出世。火场救不回智障女永成遗憾担任慈爱福利中心负责人将近20年,陈添发对自己的表现深感满意,但,一次无情的大火,却一度烧毁了陈添发的雄雄心志,让他哀痛不已。那是发生在2008年的火患,一名7岁的智障小女孩被大火烧死,令陈添悲痛至极。“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我接到通知后马上赶到现场,我尽了力抢救,但不够机智,把几乎抢到手的人放弃掉。我先是用力的推房门,但房门却被重物顶着,怎幺推都推不进去。”深深自责一度意志消沉陈添发当下没有察觉到,那是因为房内有人倒在门前,以致房门打不开。陈添发放弃了推门,转向营救其他受困者,也就是罹难的7岁女童的姐姐和另外2个孩子。当想回身到这间房间救人时,却因为火势过大被消防人员给阻止。结果,在火被扑灭后才发现,女童被烧死了。“我当时真的真的很心痛,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那一次火灾事故之后,陈添发曾经历了一段很消沉的生活,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对甚幺事情都提不起劲,觉得自己做得再多,也无补于事。“幸好在那个时候,有这一群孩子陪伴着我。晚上我不能睡,躺在沙发上发呆,他们也一直在身旁陪着我。”因为一句话,而且是出自院内孩子们的一句话,点醒了他。“有一个孩子见我这样,就对我说:‘你失去了她,但还有我们,难道你要放弃我们了吗?’一句话,让我醒了。后来我也逐渐从悲伤中走出来。”时至今日,虽然这个伤痛逐渐远离,但当中的哀愁仍旧缠绕在陈添发脑海中没办法忘记,偶尔想起,心中还是一阵痛。痛恨家长虐待孩子家长虐待孩子罪不可恕,陈添发最痛恨虐待孩子的家长,恨不得将他们绳之于法!每当从报章上阅读到有关孩子遭虐待的新闻,陈添发就会第一时间联络报馆或福利部,有时候甚至把电话打到採访记者的手上,向他们索取第一手资讯,以期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孩子救出受虐现场。“我非常乐意对遭到虐待的孩子提供援助,因为这些孩子最需要关注。”烧红木材打手心特别痛恨虐待事件,是因为陈添发在小的时候,就亲眼见过不少同伴遭受虐待。“我们小时候做错事,父母亲都会用籐鞭来教育我们,那籐鞭鞭打掌心的痛的确教人难受。甚至,我也见过邻居小朋友在做错事时,遭父母亲用烧着的火红木材来打手的,这种打手行为往往导致小朋友被烫伤,很残忍很可怜。”但最教陈添发无奈的是,在那个时候这种所谓的“惩罚”都视为理所当然,不能称为虐待。陈添发认为,当小朋友做错事时,适度的处罚是应该的,但如果过度滥用身为父母的身份及权力而打小孩,那些家长就应该受到对付。“我改变不了一些大人的想法,只希望能拉受虐小孩一把,让他脱离的困境。”身为孤儿院里的大家长,陈添发只有一次鞭打孩子的纪录:有一名行为过度恶劣的孩子不但在补习时因为不满老师的教导方式而用力翻倒桌子,还经常把房门、椅子踢打出“碰碰”声,也目无尊长。“我多次劝告他,但都没有效,最后就只有出动到籐鞭,让他知道厉害。”那一次,陈添发用力地在这名孩子的手心上鞭打了几下……但过后,当静下心来时,他却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很内疚,结果他又顺了自己的心,向孩子道歉,心才舒服一些。“其实人性本善,我们只要多以佛法宣扬人性之爱,肯定能感动对方,让他改邪归正,真的不必动用到用器材打人。”陈添发就打人一事,道出了心中的结论。/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6.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