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项目定义 >他的名字叫父亲(二)‧视障爸爸‧长子脑瘫痪‧二子精神病‧梁德 >

他的名字叫父亲(二)‧视障爸爸‧长子脑瘫痪‧二子精神病‧梁德

时间:2020-06-17  阅读:375  点赞次数:803  
他的名字叫父亲(二)‧视障爸爸‧长子脑瘫痪‧二子精神病‧梁德患有视障的梁德如育有3名孩子,教人遗憾的是,长子一出世就被诊断患上脑瘫痪,二儿子原本好好的,却在14岁时精神出现状况……种种不如意都无法击败这名父亲,反而越“战”越勇,如今一切雨过天青,教人欣慰。任何的挫折,在这位乐观的梁爸爸眼中,都不过是上天赐予的挑战,只会把他越磨越坚强,在悲伤的时候唱唱歌,把心中的悲痛透过歌声宣泄出来,就是梁爸爸最好的解压方式。患有视障的梁德如梁爸爸在1989年成立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并且在2年半前成立了永乐盲人合唱团,听他用歌声唱出首首动听的时代曲,见他愉快地与时代曲爱好者一同研究与分享时代曲的种种,你不会知道,原来在梁德如开心的背后,有着一段教人感动且鲜为人知的故事。梁爸爸自小患视觉障碍,只能看见2吋之内的物品,若把东西摆得远一点,他就看不清楚,甚至看不见了。他经常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挑战,因此也很少埋怨,只是尽力把每一天过得精彩就是了,直到结婚生小孩,第一天当上父亲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上天要给他的挑战不仅于此,更艰辛更巨大更叫人心酸的“挑战”接踵而来。“其实在长子出世的前一天晚上,就是我生命的第二个挑战。”梁爸爸坐在木椅上,细细追忆初为人父的一刻。那一晚,妻子因为阵痛而被送入医院,经检查后赫然发现胎内的婴孩头部还未转下子宫颈,梁爸爸向医生提出开刀的要求,但医生认为第一胎应採用自然生产,以后第二胎第3胎要自然生产才会比较容易。但料不到这幺一个错误的决定,导致胎儿困在子宫内过久,面对难产危机;几经波折,胎儿最终被“拉”出来了,但小婴孩却不会啼哭,甚至因状况危急须马上送入紧急看謢室。“孩子在紧急看护室内住了2天,过后因情况稳定才得以回家。后来过了几个月,我发现这孩子怎幺和一般婴孩不同呢?经过医生检查,诊断出他竟患有脑瘫症。”初为人父的喜悦,瞬间被重重的乌云掩盖了起来……但不得不接受,这就是事实。长子4岁半才会走又过了几个月,梁德如把长子抱在怀中,再次感觉到这孩子又有不一样的地方,“一般婴儿都是软绵绵的,但我的孩子却好像骨骼特别坚硬,送去检查,这一回我得到的答覆是:孩子患有痉挛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走路。”天啊,又是另一个晴天霹雳!“我想想,自己是残障的,现在生下的小孩也是残障的,唉。但我都会尽能力把孩子养大,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长子直到4岁半才会走路,却是一拐一拐的,右手右脚瘫痪无接控制,惟左手和左脚可以受控制,能自己吃饭、做事。眼见儿子健康渐有起色,梁爸爸露出了喜悦之情。“长子的记性非常好,他还能记得我在他3岁时把他抱在怀里,唱《橄榄树》给他听呢。”长子原本在痉挛儿童中心上学,18岁之后因年龄问题而在家中自学,但他却因为终日关在家中太闷而闹情绪,在逼不得已之下,唯有把他送进收容中心。由于在中心内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如今长子在此中心生活得很快乐,梁爸爸每两个月都会把长子接回家度假一週,共聚天伦。次子病情好转在长子2岁大时,梁爸爸的次子也顺利出世了。这个行动正常的小朋友给这个家庭带来无穷的喜乐,逗得大家开心不已。“次子很聪明,每年都考第一名!”回忆这段往事,梁爸爸的脸上闪过一丝骄傲。然而,上天再次作弄这位平实的好父亲,次子自14岁开始,不知怎地开始出现教人难以置信的精神状况,说得难听点,就是精神病。“次子患上OCD(Obsessive Compolsive Disorder),医生说是因为脑部缺少了一种化合物,引致精神病。”患上这类精神病的人,开始时做事会犹豫不决,很怕髒,他会不停地洗手,害怕接近陌生人,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做事总是拿不定主意。次子最严重的情况是天天晚上都要沖凉,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够乾净,“他不要自己沖凉,因为怕弄髒手,我惟有帮他洗。但往往洗完了右脚,右脚的水射到左脚,他会说左脚不乾净,要洗过。咱两父子就挤在一个小小的沖凉房内一洗就是一个多小时,每晚要到一两点才能睡觉,说多辛苦就有多辛苦。”次子的病情一开始就很严重,梁爸爸带着他四处求医,只希望能把孩子治好,然而,实际情况却是病情一直都没有辨法好转;最后,病情恶化得无法控制,梁爸爸在不得已之下把他送到寄托中心,希望透过宗教的教育管道,次子能重新找回自己。庆幸的是,经过一年又一年的宗教教育,次子病情已逐渐好转,已开始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了。兼职当盲人按摩师歉疚没空陪家人虽然对家人尽了最大的责任和能力,但梁德如还是觉得做得不够,对家人深感歉疚!梁家一家6口,仅靠梁爸爸一人工作养家,从事政府部门秘书的梁德如每天早上7时就要出门上班,下午4时30分放工后,为了增加收入而在外进行盲人按摩工作,因此,有时候很晚才回到家。或许,是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陪伴家人的时间过少,因此,总让梁德如觉得愧疚不已。“有时候孩子会埋怨我,说我给他们的时间太少,没有教育到他们,我也承认这一点。尤其是在做人的道理方面,我似乎都没有时间教他们。”梁爸爸不安地表示。我倒认为梁德如这一份内疚是不必要的,他对家人的付出,相信家人一定能感受得到,而埋怨他留在家中的时间太少,只不过是换个表达方式,希望爸爸多一些时间留在家里,既能多陪伴家人,也能多休息而己。没想过退休62岁的梁德如现今是全职盲人按摩师,退而不休,是因为他知道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每一件事都可能要花到钱,手一停,就没有入息来源,家人也就受苦了。担忧长子日后生活“现今次子是有能力工作了,但也只是处于初步阶段,三女儿也已经嫁人,有自己的生活。但是我自已、妻子,还有长子还都需要安顿,因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要退休。”梁爸爸如今最大的担忧,就是如何安排长子日后的生活。“我想我目前要做的,就是让长子日后生活有着落。”梁爸爸已心有打算。一生多灾多难尽力让自己快乐首先是自己失明,过后是长子脑瘫又痉挛,再后来是次子患有精神病,梁爸爸的一生可谓多灾多难,如果换作是别人,可能早就受不了考验而选择逃避了。然而对梁爸爸而言,却觉得这没有甚幺大不了,不就是人生的一场经历。“1994年至1998年这段时间是我最辛苦的日子,长子要照顾,次子又精神出状况,原本帮忙我照顾这个家庭的母亲又不幸中风……所幸我还有一位娴淑的太太,陪着我一起渡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很幸运的是,我的小女儿身体健康,我不久前才升任外公呢!”梁爸爸说得好,他说做爸爸都需要面对很多的挑战,正常或平常人的父亲面对的挑战可能比较小;而他是上天特别要考验的人选,任务才会较为艰巨。梁爸爸一方面要应付自己的眼疾,另一方面又要处理两个孩子的问题,少份心力和意志都不行。然而,换个角度来看,这不代表遇上不幸就要悲观要埋怨,“我还是很乐观的,我尽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快乐,同时也让身边的人快乐。”成立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世间愁事何其多,但一首又一首的时代曲却能解除掉梁德如所有的哀愁。梁德如的长子于1978年出世,热爱时代曲的梁德如在1989年成立了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不认识的人,无法想像梁德如在这种家庭状况之下,还有心力去成立这幺一个歌唱联谊会。经解说才明白,原来唱歌,对梁德如而言是精神良药。“每当我受到打击,想到种种的不如意,都会用歌声把悲痛宣泄出来,唱完了,心情,也就好了。”有几首时代曲是梁德如最喜爱的,这几首歌的歌词,坚定了他的心志,让他得以继续走下去。在受访时,谈到这些激励着他的时代曲,梁爸爸又高兴地哼唱了起来,让我也感染了这一份喜悦。《小绵羊》振奋我,激发我,不做那可怜的小绵羊,要像那大树在风里晃,风吹雨打树生长,树高千丈树阴凉。《人生一条路》甚幺叫心酸甚幺叫做苦一定把它克服才是大丈夫才会有真幸福最后胜利除我莫属展开笑脸应付没有难关不能渡父亲必扛起责任“做爸爸不简单,既然上天赋予我这个使命,就要扛起来,不能逃避!”梁德如有时候从报章上阅读到有些男人大丈夫,在碰上挫折时不但不能勇敢面对,还选择抛下家人逃离一切。对于这一类事件,梁爸爸总是为他们感到惋惜,“有甚幺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呢,为何要抛开家人,不顾一切呢?”他认为,既然选择当父亲,就有必要扛起责任,不能逃避。许许多多的挑战,往往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黑暗尽头有曙光!”说得激动,梁德如还大大声地把这一句话唱了出来!/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6.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