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人工舆情 >他的书让我撑过低潮、圆了梦想,所以我问他…… >

他的书让我撑过低潮、圆了梦想,所以我问他……

时间:2020-06-17  阅读:520  点赞次数:426  

他的书让我撑过低潮、圆了梦想,所以我问他……

两年前初读《飞踢,丑哭,白鼻毛:第一次开出版社就大卖──骗你的》,是人生走到某个「坎站」的时候。

那是十一月,同侪陆续步入职场,展开新的人生体验。错过六月求职旺季的我,仍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徘徊,为圆记者梦,自主採访写作月余,媒体面试机会却杳无音讯,不由得怀疑起自己:这样的坚持到底有没有意义?

就在那时,我遇见《飞踢,丑哭,白鼻毛:第一次开出版社就大卖──骗你的》这本书,记录出版人陈夏民创业开出版社历程的心酸血泪。我看到一个热血的出版人,如何为自己信仰的价值,努力突破自身及环境的限制,为书发声。我被这样的精神深深打动:我有这般勇敢及努力,捍卫自己的信仰与价值吗?序文中的这句「我用出版对抗世界,你呢?」,更让我反思自己的定位,以及面对世界的态度。这本书给了当时的我很大的力量与勇气,再为自己的梦想坚持下去;后来,我如愿获得面试机会,成为记者!

《飞踢,丑哭,白鼻毛》不仅带给在梦想与现实中徘徊的人逐梦的勇气,也可视为创业参考指南,作者陈夏民开出版社的历程,包括找定位 、伙伴、设定目标客群及开发潜在客群、产品包装行销等诸多实用技巧;更可视为操作指南,实际操作。此外,书中透露许多潜藏于书的小秘密,包含封面设计、推荐人组合、书腰文案、作者简介、前折口下方封面设计师的名字等等,让喜爱阅读或对出版好奇的人下一次逛书店时,多留意新书平台的陈列,并拿起书多看几眼,进一步思考书籍的定位及目标客群。

圆了记者梦的两年后,我再度遇见陈夏民──不是透过阅读,而是访问。

你在自序中提到:用出版对抗世界,为何是「出版」?对抗是很重的词,怎幺会用「对抗」?

对我来讲,跟世界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是出版。透过出版,可以把我想说的话、想传达的理念、传递出去,所以企图用出版,改变这个世界 ,我的作家身份,也是出版才有的。

「对抗」──因为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是会整个倾压在你身上,有时无力举起,出版就可以是个施力点,把强加在身上、不喜欢的价值观轻轻抬起,让有相同或类似处境的人,可以稍稍喘口气。 出版也是种借力使力,举例来说,《让你咻咻咻的人生编辑术》是种方式,收录出版能运用于生活上的技能,把可以对抗世界的小撇步收录进去,如第一章谈阅读,身处在週遭的资讯都是经过编辑的世界,许多东西都是假的,如果阅读能力是成熟的,被骗的机会就会减少,所以这章告诉大家,要反其道而行,辨识虚假的资讯,对抗被编辑过的世界。

站在世界对立面的勇气哪里来的?

那不是勇气,而是个选择,决定了就开始做了!当别人知道你在做,就没有回头路了,只能逼自己走到极致,试问:创业的人,未必有勇气,很多时候是逼不得,不小心选择到,被逼着往下做。勇气倒还好,光是要好好活着,就是件需要勇气的事。只不过刚好我在做,理想性高些。

「出版形塑你过去与未来的样貌」,这句话怎幺说呢?

当初因为爱书而踏入出版,后因做独立出版而被许多人认识,陈夏民三个字跟独立出版分不开,既然分不开,就试着与它和平共处,所以说形塑过去与未来。

从何时怀抱出版的梦想?

儿时的梦想是想要有一台影印机,用影印机来印喜欢的东西,自己编辑成杂誌或小书,这是最早与出版有关的梦想。长大后对影印机的依赖没有那幺深,但这可以说是生命中第一次与出版这个梦想有交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