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时代引资 >他的名字叫父亲(三)‧残疾父亲‧王文雄样样行‧最怕女儿因自己 >

他的名字叫父亲(三)‧残疾父亲‧王文雄样样行‧最怕女儿因自己

时间:2020-06-17  阅读:783  点赞次数:106  
他的名字叫父亲(三)‧残疾父亲‧王文雄样样行‧最怕女儿因自己王文雄是一名右手残障的老师,在成长过程中他曾经为自己的残缺而自卑,但他经过心理调适后,人也变得乐观开朗起来。育有1名3岁女儿的他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如何让女儿在懂事后,不会因为拥有一个有残疾的父亲而感到自卑。王爸爸虽然手残,但爬山、骑脚车、弹吉他、开车样样行,而且还能单手抱孩子,为她沖凉、换尿片。他是去年“马来西亚十大杰出青年奖”社会服务领域的决赛入选者之一,种种杰出的表现,只证明了一件事:只要有心,没有事是办不到的。36岁的王文雄右手天生残障,长得比较短,手掌只有两根手指,但可喜的是,这只右手还能出力使力,不算完全无用。因为有伟大的母亲一直陪在身旁,把他当正常孩子来教,因此王文雄自小就觉得自己和别人没有两样,别人能做的,他一样可以做得到。残疾人土骑脚车很危险,但他却骑得比任何人都快;残疾人士爬山可能让人担心,但他不但自己爬,还领着他人一起爬;他还会弹吉打和驾车。或许大家都会认为,他只不过是轻微残缺,当然胜任有余,但想一想,如果没有那一份坚强的心志和毅力,他又怎幺能成功?王文雄目前是雪州巴生滨华中学的国文科老师及初中二班导师,同时亦是童军团导师;他也是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的活动策划人之一,为残疾人公益不遗余力。王文雄虽身有残缺,心态却比任何人都正面。儘管如此,在他的生命中,偶尔也会出现低潮的时候。在成长的过程中,王文雄是乐观、开朗的,但有些时候,他也会因身体的缺陷而自卑;例如拍照时会刻意靠在亲友身旁,遮挡自己的右手,或故意找一棵大树来靠,“我甚至在照镜子时也会故意只照左边……我虽然能以很成熟的心态看待自己的不完整了,但偶尔,也会顾忌、自卑。”参与双福自强发展协会时,王文雄已经结婚,困扰他许久的自卑心早已一扫而空,然而这时的他,却被另一股思绪困扰,尤其在生下可爱的女儿之后,这种不安的情绪更为强烈。孩子因残疾父母自卑在与一群已婚且拥有小孩的障友分享时,王文雄发现不少障友最困扰和伤感的一件事,就是孩子觉得拥有残缺的家长,是件很不光彩的事,他们为此感到很自卑。“有一次,在‘美门残障关怀中心’的秀贞姐在讲座会上提到,她那时候感到最伤心的事,是孩子从学校回来后对她说:‘妈咪,你不用再到学校来接我了。’秀贞姐问孩子为甚幺,孩子答道:‘因为你和其他同学的妈咪不一样。’简单的一句话,却像利刃一样,刺向每一位残疾家长的心。”又有一次,王文雄也听闻双福总干事陈建孝面对同样的问题,就是孩子害怕爸爸到学校去;后来经好朋友向孩子辅导及解释和分析,才解开了小朋友的顾虑。“听了两个真实个案后,心里的确抽痛了一下。我在想,我的女儿日后长大了,是否也一样会因为拥有残障的爸爸而感到自卑?不想让她认识的人知道她有个残障的爸爸呢?”虽然现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但王文雄还是希望可以先找出一个解决方法,好在日后当女儿向他提出同样要求时,可以给女儿一个正面的答覆。“不能让她在人前感到自卑,因为自卑如果处理不当,会跟随她一辈子,影响她一生。”“既然我是她的父亲,我就有义务让她在快乐和健康的环境下成长。这其实不只是身为残疾父亲的意愿,也是全世界健全父亲的意愿。”在这个过程中不是没有挣扎的,但既然发生了,他只有勇敢去克服及面对。正确讯息正面回应在分享几乎所有残疾父母都面对的共同问题之际,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王文雄的女儿就已经向他提出了心中的第一个疑惑。“那一天女儿用很轻柔的语气问我:‘爸爸,为甚幺你的手这样的?’我其实心中早已準备好了答案,我向她解释说,那是阿嬷在怀爸爸时,不小心吃错了药物,我的右手才会变成这样。”在当初寻思準备答案时,王文雄曾经问自己,如果小孩发出这方面的疑问,他要怎幺回答?最终,他决定给予他们最正确的答案,并传达正面讯息。他分析,残疾父母面对的最大困扰,就是当小朋友懂事且在学校结交了新朋友之后,得知同学的父母的身体都是健全的,有了比较而生起的自卑心。其次,小朋友可能因此对父母产生排斥的心理,继而感到羞耻。第3,孩子日后长大拍拖结婚,另一半或者其家人是否会对父母是残疾人士的“準女婿”或“準媳妇”有所顾虑,担心他们生下的下一代也会残缺?“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问题,说开了,这也是我们曾经面对的问题。但我想,只要给予正确的讯息,一切问题都不会是问题。”让孩子多接触理解残疾者王文雄有感而发地说,有一些小朋友看见残疾朋友会感到害怕,会跑开,或者做出古怪表情及动作,很大部份是因为身为家长的,没有给孩子正确的讯息。“有些家长很有智慧,当看见小朋友对残疾者露出讥笑、好奇,或各种负面反应时,会向残疾者道歉。如果对方是善意的且谈得来的,我会藉机跟小朋友说说我手残的原因,甚至让他们摸摸我的右手。”王文雄认为,以这种方式让小朋友放下对残疾者的忌讳相当重要,因为当他们了解到残疾者也不过和正常人一样时,那他日再见其他障友时,就不会对他们感到害怕或产生作弄的心理。除了向小朋友传达残疾的原因及正面的讯息之外,王文雄还会“附带”说明表示,妈妈把他们生得这幺健康和健全,小朋友必须要感恩妈妈,好好爱护妈妈。王文雄有时候会把女儿带到双福去,让她习惯和残疾者接触,一来消除小朋友对残疾者的害怕,二来也让她知道原来残疾者其实和正常人没有两样。为女儿包尿布手法熟练爬山、骑脚车、开车、弹吉他……样样行的王文雄,能轻鬆抱起小孩,为孩子换尿布、沖凉、洗屁屁,称得上是全能的爸爸。除了在女儿刚出世的两个月,因为婴孩身体柔软尤其颈椎发育未成熟,担心致伤女儿而不敢抱她之外,王文雄这3年来从未曾卸过当父亲的责任。採访的这一天,王文雄还示範了如何为女儿换尿片,只见他手法熟练又顺畅地不消三两下就把尿片包好。“因为右手的不方便,我有时候还得用脚来帮忙……哈哈!”话音刚落,就已换好尿片了。有时候当身为教师的太太洪燕莉需要参加培训,王文雄还得一个人照顾小娃儿呢。“女儿还很高兴由我来照顾呢!”王文雄一脸骄傲地说。为生小孩理解残障原因由于本身是残疾人士,当王文雄决定要生小孩时,心里还是有所顾虑的,但为人父亲的盼望和喜悦,战胜了一切。“在决定生小孩时,我参考了好些资料,也明白自己为何会残缺,是因为妈妈在怀我时误服了一种叫Thalidomite的止吐药物。”但这并不会影响基因,因此,也不会遗传给下一代。“就因为有了科学的根据,让我和太太很安心地决定要生小孩,如果残障会遗传,我才不会想生育呢!”王文雄在太太怀孕时,就太太的用药特别小心,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会彻底查个明白。另一面,王文雄也祈求上天赐福,让他们能拥有健康健全的小孩。入产房见证惊险一刻很多準爸爸都不敢进产房陪产,但勇者无惧,王文雄决定入产房,见证初为人父的那一刻。“我是既紧张又期盼,说真的,我在产房内也帮不到甚幺,但是,至少我能抓着太太的手,给她鼓励,尽丈夫的责任。”太太在产房内整整痛了3个小时还无法把小孩生下,产房内也不见医生,只见护士在忙进忙出。“我从开始的担心,到最后是愤怒。但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抓着太太的手给她鼓励。”后来,羊水也破了,流干了,小孩还是未能生下。“我越来越担心了,因为在双福服务时,我了解到一些小朋友之所以智障或严重残缺,就是因为母亲在生产时,由于羊水流干孩子却还在肚子里而脑部缺氧导致残障。我很慌,我不想我的孩子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严重。”后来在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建议之下,决定让护士爬上产床,从子宫顶部用力推,把婴儿推出子宫。“太太很痛,我很惊慌,这个过程整整10分钟。这是我生命中最难度过的10分钟。”后来孩子终于诞下来了,却发现脐带竟然缠绕在颈部3圈,小婴儿一声啼哭也没有。“我又再次慌了,天啊……怎幺会这样!”所幸护士眼明手快地把缠绕着的脐带给解开,用力拍打了婴儿的小屁股,婴儿“哇”的一声,哭了,让心焦的王文雄夫妇,开心地,笑了。/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6.1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