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时代引资 >他的名字叫父亲(一)‧怀抱痉挛儿‧珍惜不离弃‧戴亚财:誓当宝 >

他的名字叫父亲(一)‧怀抱痉挛儿‧珍惜不离弃‧戴亚财:誓当宝

时间:2020-06-17  阅读:110  点赞次数:299  
他的名字叫父亲(一)‧怀抱痉挛儿‧珍惜不离弃‧戴亚财:誓当宝家有痉挛儿往往是一个家庭的痛与负担,但对戴亚财而言,家中的痉挛儿却是他的宝。记得第一次儿子会叫爸爸时,戴亚财流出激动的男儿泪;第一次听见儿子被人闲言闲语,戴亚财真想一个拳头挥过去;第一次让儿子掏腰包请吃炸鸡,戴亚财笑得比谁都灿烂……这一切,都是外人所不能体会的“乐在其中”。戴亚财不知道自己还能把儿子抱在怀里多久,但是,他和儿子的一段缘,是他今生今世最珍惜的事。“父亲”,是天底下所有为人父者的共同名字,我们都习惯了歌颂母亲的伟大,却往往忽略了父亲对整个家庭的付出。如果把一个家比喻为一个人,那父母亲就是左右手,缺少其中一只,都不行。趁着父亲节的来临,我们请来了“父亲”当主角,无论是大爱小爱,父亲对家或对整个社会的付出,都是值得颂扬的!戴亚财戴爸爸今年已经65岁,3年前因为搬货扭伤了腰,才卸下罗里司机这份辛劳的工作。“现在退休了,时间多了,可以有多一点时间照顾凯发。”他笑着说。但眼见少了一份收入,眼神霎那露出了些许不安。凯发,是戴亚财最珍贵的宝。凯发因生了一场病而成了痉挛儿,这一生注定要在轮椅上度过,但戴爸爸却坚强以对,儿子不能走,他就发誓要当儿子的脚,做他的拐杖。26年来,戴爸爸每天风雨不改载送儿子到马大医院接受物理治疗、到痉挛学校上课、到爱关怀之家工作;开车载送儿子,已成为戴爸爸生命的一部份,不载,他反倒不习惯。这一路走来,他不埋怨、不投诉,把悲愤化为力量,把泪水化作欢笑。一路走来从不埋怨“没变”,是戴爸爸在访谈中最常重複的一句话。“没变”代表着心中无奈的接受上天安排的不如意,但“没变”却不表示全然接受这种安排,“没变”转个弯,就是可以让你随意的变,往好的方向去变。26年了……身强力壮的戴爸爸已步入了老年,体重也因为长期劳累而剩下45公斤,但相比之下,凯发的身体却越来越强壮,如今体重至少有50公斤,“我从他小时就一直把他抱上抱下,感觉是越抱越重,然而我的心是欢喜的,这意味着他有进步了。”说这一番话时,戴爸爸是高兴的。但再想深一层,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今日不知明日事,谁知道自己在何时会先走一步?“我不敢对凯发能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而带有奢望,虽然我一直是这样希望的。但这没变啊!”戴亚财深感无奈。家有痉挛儿,戴爸爸为儿子的付出肯定比别人多,但他积极以对,非常坚强。戴爸爸表示自己不会轻易掉泪,因为泪水不能解决问题。作为一名父亲,他必须也一定要在儿子面前表现坚强,为儿子示範正面的生活态度,希望他也能像爸爸一样,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也勇敢面对,好好的、认真的生活下去。高烧换血改变一生26年前,戴亚财和妻子姜月春在生下4个女儿之后,终于“博”到了一个儿子,整个家庭的喜悦可想而知,全家人的注意力也集中在这名小男婴身上。然而,上天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给戴家开了一个玩笑。才一週大的小婴儿,因为黄疸症而发了一场高烧,戴爸爸十万火急地把儿子送到医院去,医生当下诊断出孩子必须马上换血,否则性命难保,医生并也补充了一句话:“若过后有甚幺事,别来找我,我不担保任何事。“我们有甚幺办法?如果不换血他可能随时没命。一是生一是死,我们当然选择换血啦!”凯发换了血之后情况还满好的,但到了一岁时却仍没办法像其他同龄小孩一样走路,身体软软的,像一团棉花。恶梦,这才开始。“我们猜想这是换血的后果,但这已是没有办法的事。没变。”戴爸爸想提出控诉,但又能对谁说去?为了让凯发能像正常人般走路、过生活,戴爸爸自凯发1岁开始,就天天风雨不改地把他载送到马大医院接受物理治疗;载送儿子,成为戴爸爸每天早上的要事。“看到他自小受到这样的痛苦,我内心真的很痛很酸,但我又要工作,无法24小时照顾到他,而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载送他而己。”吃儿炸鸡甜在心里儿子在去年的父亲节请吃炸鸡,戴爸爸吃进嘴里,甜在心里!自从在爱关怀之家工作之后,凯发学会了存钱。去年的父亲节,凯发就请爸爸享用了一顿丰富的炸鸡餐,第一次吃到儿子请的父亲节美食,戴爸爸感动得不能言语,这份父子之爱,在彼此心中传递。今年,打趣地问凯发会送甚幺给爸爸当父亲节礼物,他想也不想,表示同样会以炸鸡作为礼物,还咧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想着还有几天就能吃到儿子请的炸鸡,戴爸爸又是满满的安慰。儿子的这一份心意,做父亲的又怎会收不到?父子形影不离凯发是戴爸爸的宝,自小,凯发就不曾离开过家人一步。凯发是戴爸爸的影子吗?不对,但无可否认,他们是形影不离的父子。“我们去到哪都把他带在身旁,不敢留他一个人在家。”直到5年前,戴爸爸和戴妈妈觉得儿子有必要学习一个人独处,于是决定让他偶尔自己留在家中,但所谓的一个人在家,说开了,也只不过是每週一次,时间只是1个小时而己。“我们每週到巴剎一次,因为实在不适合带凯发去,所以才把他留在家。但我们也儘量速战速决,1个小时内就回到家。”而在这1个小时内,戴爸爸会不厌其烦的打1至2次电话给凯发,确保他一切安好。“他很聪明,会等我们的电话,如果我们不打电话回来,他会闹情绪的。”戴爸爸笑着说。值得一提的是,凯发原来最喜欢跟随家人到外逛街购物,每当听到戴爸爸说要去逛街,凯发比任何人都要高兴。百忍成金百毒不侵残疾朋友最担心的事,除了病情能否好转,别人以甚幺眼光来看待自己,也同等重要。同样的,作为残疾者的家人,戴爸爸也很介意别人的异样眼光,只不过,就心态而言,经过20余年的磨练,戴爸爸早就练出“百毒不侵”之功。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凯发走在街上,戴爸爸无可避免得接受注目礼,不管是同情的、安慰的,或者是不屑的,总之,戴爸爸早就从初时的不自在变成现今的若无其事。戴爸爸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儿子说出无礼的话时,心中的怒火“啪”的一声就点着了,“我当时真的很生气,真想出手打人!但是,也只是想而己,没有试过真正动手。”所谓百忍成金,戴爸爸现在已经是一块被磨练得闪闪发亮的金块了。学习生活技能盼儿自立戴爸爸永远是凯发的明灯,知道在甚幺时候让儿子接触新事物,体验不同的感受。早已知道不可能永远陪伴儿子到老,戴爸爸力求儿子能自立,能自己照顾自己。凯发21岁那一年,戴爸爸让凯发离开了痉挛学校,到爱关怀之家展开新生活。在这里,凯发与其他障友一同整理报纸、把一定数量的螺丝放进塑胶袋内、为肯德基家乡鸡做包装等等,虽然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区区数十元,却让凯发有了新的启发。“薪水多少不重要,我只是希望凯发能在这里学习到生活技能,学会照顾自己,更重要的是,可以结识更多的朋友,把胆子练得大一点。”凯发很胆小,别人大声叫他一下,他也会被吓得跳起来。逢年过节,戴爸爸都得把凯发关进屋子里,以免屋外热闹的鞭炮声把凯发吓着了;这种情景似乎有点凄凉,但戴爸爸却不得不这样做,在大年时节,这种情景令人心酸不已。送儿上学开阔视野小小的凯发天天在爸爸的载送下到马大医院,再由妈妈姜月春(57岁)陪伴着进行物理治疗,“我们一心一意希望他能好过来,因此天天去做复健、学习游泳,期盼哪一天他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但上天却似乎听不到戴家的请求,凯发病况也只是有改善而已。6岁时,戴爸爸决定让凯发接受新的生活学习新的事物,因此把他送到了痉挛学校。同样的,戴爸爸依旧风雨不改的天天送凯发上课放学,不求别的,只求凯发能学多一点东西,结交多一些朋友,开阔视野。早上六七时送凯发上学,赶在8时之前回到五金店开罗里送货。中午12时,準时回到学校接凯发放学。“痉挛学校12时正就放学了,我也要在12时赶到,否则全校的老师和同学都走完,剩下他一个人就糟糕了。”戴爸爸回忆道。曾经有一次,戴爸爸因为到吉隆坡送货,又恰好碰上大塞车,结果在下午2时许才能赶到学校去……“整间学校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我远远看见他呆呆地独自坐在轮椅上,一脸的慌张在找我等我,一见到我,他开心得像是见到甚幺一样……”这时的戴爸爸,心一痛眼一酸,眼泪不听使唤的夺眶而出,从来不流泪的戴爸爸,竟也忍不住流下男儿泪。/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6.14
相关文章